? 425.第425章 其实,我懂符文-神武觉醒 356bet注册_356bet hg0088点pr_356bet娱乐官

神武觉醒

425.第425章 其实,我懂符文

425.第425章 其实,我懂符文2017-11-11 8:25:43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叶凡目光扫过姜易儒雅中带着阴冷的脸庞,看向广场上万愤怒的人群,神色不由微沉。

????他刚才只是安慰谷心月,“符文很一般”也只是一句无心之话而已,本来也不是说给别人听的。

????没想到姜易居然如此卑鄙,手段阴毒,从这小小一句话里挑出毛病,并且当众宣扬出来,将一句“私下之言”替换了“在竞拍场上当众诋毁之语”,挑拨众人之怒来攻讦自己。

????这种招数阴毒无比,可以轻而易举的令他身败名裂,在皇城声誉扫地。

????偏偏,这种阴损的招数,还很有效。

????整个广场上,几乎所有人都被姜易几句话给挑拨起暴怒的情绪,众口一词的指责他,将他当成一个当众诋毁柴兰旖小姐的小人。

????楼台上的柴兰旖姬柔雨公主,还有十位符王们都目光严厉的盯着他,要他一个说法解释。

????叶凡脸色平静,也没否认自己曾说过这句话,想了一下,拱手向楼台上的柴兰旖道歉:“在下不该在这种场合对柴小姐的符文进行评议,不妥之处向柴兰旖小姐道歉!”

????“我果然没说错吧!自己都承认了!”

????姜易是铁了心要让叶凡成为众人之敌,岂会这样轻易放过他,死揪着不放,厉声道:“但你在拍卖会上,公然诋毁柴兰旖小姐的极品符文,岂是一句道歉就可以推脱过去!你的恶毒诽谤和诋毁,对柴兰旖小姐的名誉已经造成极大的影响!你难道就不该付出点惨痛的代价,以平息众怒吗?”

????兽皇阁众人顿时暗叫不好,这种大帽子盖下来,谁也受不了。

????谷心月愤怒反驳道:“姜易,你别胡说!这话不过是叶凡宽慰我的一句话,玩笑之言,你怎么可以说成是当众诋毁和诽谤!还不是你在当众生事,到处宣扬,否则旁人怎么会听见我和叶凡的私下闲语!”

????姜易不由大笑,“这是叶凡宽慰你的一句话?哈哈,谷阁主果然说了一句大实话。叶凡想要宽慰你,所以他就拿诋毁和诽谤柴兰旖小姐的言语,来取悦于你!你们二人果然都是同道中人啊,喜欢用诽谤别人来寻开心,进乌者赤近墨者黑!”

????他这句话,无比的阴毒和诛心。把叶凡和谷心月,都打成了小人之列。

????“你~!你才是卑鄙小人!”

????谷心月粉脸煞白,气的说不出话来。她身为兽皇阁阁主,很少跟人斗嘴。这种“搬弄是非无中生有”的口舌上较量,她哪里是姜易这位厮混朝廷官场一二十年的户部左侍郎的对手。

????她只怕自己再说下去,只是越描越黑,反而坐实了叶凡对柴兰旖的诽谤之说。

????叶凡安慰的拍了拍谷心月的玉手,让她别急。一切事情,有他担着。

????楼台上。

????柴兰旖气的浑身发抖,恨恨的盯着叶凡,眼眶泛红,眼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了,却是被叶凡气的。

????她写下的这份四阶极品符文,是她的骄傲。放眼在整个紫玄皇城也是顶级的四阶符文,没有几个符王能做到比她更出色。她可以凭借此极品符文一举扬名整个皇城。

????叶凡怎么可以这样评价她的符文,居然说很普通,不值一提!

????“公主姐姐,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诋毁我!”

????她委屈欲泣,向姬柔雨公主哭诉。

????“妹妹别急!此事我会让他做出解释,给你一个交代!”

????姬柔雨神情肃然,也是动了真怒。

????她认识叶凡也有一段时间,打过几次交道,对叶凡这位高洁自清不谄媚皇城权贵的平民武王,一直还是很有好感的。出于种种考虑,才会想邀请叶凡和谷心月去参加梅台宴。

????她愿意给叶凡一个解释的机会。

????但今天如果叶凡不给出一个足够让她满意的解释,她会非常失望。对叶凡的评价,也会大跌许多。

????“阁下怎么可以妄议!”

????“你又不是符文师,为何口出狂言,胡乱评价兰旖小姐的符文!”

????“连我等十位资深符王,都众口称赞,这是一份珍贵无比的符文!你有什么资格,说兰旖小姐的符文很是一般?!”

????郁锦荣阁主和十位符王也动了怒火,纷纷厉声严加质问。

????“叶凡,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!你将会为你犯下的重大错误,付出惨痛的代价!”

????姜易轻哼一声,背负双手,悠然冷笑道。

????他已经可以想象,叶凡在皇城从此被划入“恶毒诋毁柴府柴兰旖小姐的卑劣小人”之行列,彻底名誉扫地。根本没有人愿意跟其来往,以免玷污自己的名声。

????就算叶凡能够凭借兽皇阁,获得猛犸象的经营权资格之一,勉强在皇城占得一席之地,但也会严重受到冲击,没什么人愿意跟叶凡这样的“小人”做生意。自然而然,其它几家拥有经营权的驭兽阁,自然会占到更大的份额。

????他今天只用了小小的一手,不仅仅沉重打击了叶凡,更得到巨大的利益好处。

????叶凡十分好笑的看着一副胜券在握的姜易,淡淡道:“姜易大人,你又何必这样费尽苦心来算计我呢。我承认,不该在这种公开的场合对柴小姐的符文进行评价,此举有欠妥当。但我从未说过,我的评价有差错。你说我犯下重大错误,这从何谈起?”

????此言一出,整个楼台广场都为之错愕。

????上万人群,楼台上的姬柔雨柴兰旖众位符王们,还有楼台下上万计的武修和符文师们全都被叶凡这番“大胆狂言”给惊懵了。

????叶凡居然说他没说错!

????他居然坚持认为,柴兰旖小姐的符文很是一般,不值一提!

????他们万万没想到,叶凡居然当众冠冕堂皇的承认,自己就是说了柴小姐符文一般,而且还没错。

????这种言论,简直是....荒谬绝伦,死不悔改!

????姜易左侍郎大人说的没错,这就是一个诋毁诽谤柴兰旖小姐的小人!

????“你居然真敢诽议柴兰旖小姐!”

????“可恶的家伙,不想在皇城混了!”

????整个广场的人群,刹那间几乎要愤怒的沸腾了,各种愤恨怒骂之声铺天盖地而来。

????华源大长老勒京韩紫衣叶金龙等兽皇阁的众人都是脸色煞白,一时不知所措。叶副阁主这要犯了众怒啊,名声一旦毁了,那一切都完了,再大的本事也没有人愿意跟兽皇阁交往,兽皇阁还怎么在皇城脚下立足?

????“叶凡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!就算是本公主,并非符文师,也无权置评兰旖妹妹的这份符文,必须请十位皇城最为资深,名声卓着的符王来进行点评。你一介武修,有什么资格来信口评价一位新晋符王的符文!”

????姬柔雨无比失望,压过广场所有的吵杂之声,严厉叱责道。

????叶凡淡淡道:“公主,我身为一名符文师,对兰旖小姐的符文的评价可能有些偏低。但是我对她的符文评价一番的资格,还是有的!”

????楼台上下,众人群再度愕然。

????叶凡是符文师?

????所以他觉得自己可以评价兰旖小姐的符文?!

????姜易立刻反应过来,哈哈狂笑:“你居然说自己也是一名符文师?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。你不过是兽皇阁副阁主,一个低贱的驭兽师,居然也敢说自己是符文师。所有人都知道,主修符文的世家贵族,是绝不会跟低贱的驭兽系平民扯上任何关系,驭兽系驭兽师也绝不可能去修符文系!你这谎言,撒的也太没用谱了吧!”

????“此人是驭兽师?”

????“哈,难怪啊!驭兽师都是平民,甚至贱民出身,也只有最底层的平民才会去主修驭兽师。从来没有驭兽师成为符文师的先列,他居然满口谎言。这种人还理会他做什么!”

????“幸好姜易大人当场揭破,否则又被这家伙给蒙了!”

????“你这个狂妄小儿,今天必须向兰旖小姐给出一个交代!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的!”

????顿时,广场上人群之中,各种嘲讽谩骂声讨之声,铺天盖地而来。

????“今日确实不好收场!姜大人认定了我是在诽议兰旖小姐,我说多也无益。”

????叶凡笑了笑,对这些谩骂充耳不闻,反而点头安慰了一下谷心月。

????他看向姬柔雨道:“公主可是要我做个交代!”

????姬柔雨淡漠点头,“当然!”

????叶凡又看向姜易:“姜大人也要我做个交代?”

????姜易大笑,“那是当然,我倒要看你今日如何收场!”

????“兰旖小姐也要我做出交代?”

????叶凡看向柴兰旖。

????“哼,阁下自己看着办吧!”

????柴兰旖恨恨道。

????要是今天叶凡不做一个让她满意的交代,她要让叶凡后悔出现在紫玄皇城。

????“既然公主柴兰旖小姐姜大人和诸位符王,都要我做出一个交代,那我就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,自证清白!”

????叶凡随后他从楼台前的竞拍区,一步一步走上众所瞩目的楼台,要在这广场中央的楼台上,坦然的面对广场上万激怒的武修和符文师们。

????“你要干什么!”

????“站住!此处不得靠近!”

????柴府的几名武王侍卫和玉鼎拍卖阁的众多武侯守卫们纷纷一惊,要拔出玄刀利剑,阻止叶凡登上楼台。

????“让开!”

????叶凡步步登台,眸中金芒瞬间耀目,嘴角含着淡笑,刹那间一股强大的殷祖威压爆发出来,浑身一股高贵不容侵犯的神秘气息,如滔天洪荒一般形成摧枯拉朽的巨浪,朝众守卫们轰去。

????众侍卫们哪里想到会遇到如此恐怖的殷祖威压冲击,都是心头一闷哼,被这股威压给震的几乎吐出一口血来,吃了暗亏,脸色尽皆骇然之色。叶凡究竟是什么人,居然有如此高贵威严的血脉之威?

????如此可怕的祖神血脉威压,几乎令他们心头震颤,几乎要放出护体气罡来抵挡。

????楼台上如此多的武王和武侯侍卫,一时间被夺了气势,居然没人敢上前。

????“都退下!”

????姬柔雨却是一挥手,沉声让柴府和玉鼎拍卖阁的众武王武侯侍卫们全都退后。

????她不信叶凡会在这种场合做出不理智的危险动作,既然叶凡要当众做交代,那她就给叶凡最后一次机会。

????“兰旖小姐,借符皇笔一用,片刻归还!”

????叶凡来到书写符文的宽桌前,淡然随意道。

????说完,他也没在意柴兰旖答应没答应,提起笔架上的一支符皇青狐点睛笔,灵动的笔尖沾了些许蛟血墨汁。他轻松随意,就好像一切都是本该就是这样。

????柴小姐错愕,不由自主的退开一步,反而站在了叶凡身后。

????在叶凡的威压震慑之下,她居然没有生出任何阻止的念头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