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927章 可悲-神武觉醒 356bet注册_356bet hg0088点pr_356bet娱乐官

神武觉醒

第927章 可悲

第927章 可悲2017-11-11 8:36:22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禹奇戎半圣此话一出,各方反应不一。

????三位半圣目中露出果然如此的眼神,随即便是满满的失望,心中忍不住叹息。

????他们败了,一败涂地!

????围观的众人完全不敢相信,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,因为从明面上知道的信息,以及叶小曦如出一辙的身份来历,几乎可以肯定,叶小曦就是禹琳琅的女儿禹琳琳。

????可是……结果竟然是没有禹皇血脉!

????这让他们万分想不通。

????当然,比他们更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的,是禹琳琅和禹芙蓉夫妇。

????他们虽然被半圣惩戒,轰飞了出去,受了重伤,但还是听到了禹奇戎半圣的话。

????顿时,禹琳琅瞪大了眼睛,直接愣住了,双眼失神,久久无法回过神来。

????禹芙蓉更是愣了一下后,尖声嘶叫了起来,踉跄着爬起来,尖叫道:“不可能!这绝不可能!你的头发是我烧的,你的脸有一半是我毁的,你的样子化成灰我都记得!”

????“半个月前你还是那副鬼样子,世上不可能有另一个一模一样的鬼东西,只有你!只有你这个狗一般的东西成了那个样子!”

????“哈哈哈……哈哈,你这个卑贱的东西,杂种!凭什么继承琳琅的天赋,你的天赋不是你的,那是我两个儿子的!你母亲一个青楼女子,千人骑万人枕的贱货,怎么可能让你继承到这种天赋!”

????“凭什么你能有如此机缘造化,有了这天赋,又有贵人给你逆天改命,改变容貌,从此你一飞冲天了,飞上枝头变凤凰了,而我们,却要在这庸庸碌碌中死去!”

????“你就是个贱种!早在娘胎就该死掉的贱种!你的命运应该是顺从,你的身份是卑贱,你的结果是凄凉终生,为什么要有这样的资质?你为什么不去死?”

????禹芙蓉披头散发,癫狂如魔,又哭又笑,神情狰狞到极点,目中透出滔天恨意。

????她疯狂了,从发现叶小曦资质那时起,她就无时无刻不在担心,叶小曦被人发现资质,一飞冲天,报复她们母子。

????她更怕叶小曦得到禹琳琅的重视,从此疏离她们母子,让叶小曦坐大。

????直到现在,她更恐惧了,仿佛浑身上下每一寸血肉都在惊恐地尖叫,在颤栗,但她并不屈服,而是转化为了愤怒疯狂不甘。

????她无法接受,这样一个青楼女子生出的贱种,竟有这样的人生际遇,反观她自己,却是太失败了。

????禹芙蓉癫狂的话语,震惊了围观所有人,完全不能理解她这种逻辑,想不通她哪里来的那么大的恨意。

????这只是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啊,居然让她恨成这样,常人根本想象不到,这比脑子进水还不可思议。

????“啪!”

????禹奇戎半圣再次出手了,大手凌空一挥,禹芙蓉便再次横飞了出去,脸颊都崩裂开了,鲜血长流,险些被一巴掌拍死。

????“聒噪!”

????禹奇戎半圣冷声低语,随后再不看一眼,仿佛只是拍死了一只蚊子。

????其余三位半圣也没有说什么,毫无怜悯。

????他们心情本就够坏了,这禹芙蓉还在发疯,吵吵嚷嚷的,让人心烦,打死了他们也不会多看一眼。

????“奇戎兄,确定了吗?真的没有禹皇血脉?”

????禹天羿半圣皱眉问道。

????禹奇戎半圣沉默了半晌,深吸一口气道:“不但没有禹皇血脉,甚至还有一丝殷皇血脉的气息。”

????“什么?怎么会这样?”

????三位半圣愣住了。

????“她体内不是单纯没有禹皇血脉气息,而是……她的血脉根本就是普通的血脉,或者说,没有血脉可言,是普通人。”

????“但是,她的体内却有殷皇血脉的气息,这是那叶凡在向我等示威,告诉我等,他手段惊人,很可能……替换,甚至抽取走了禹皇血脉,而非掩盖。”

????禹奇戎半圣说道。

????“抽取血脉?怎么可能?如果她是禹琳琅的子嗣,她的血肉筋骨,一切都来自禹皇血脉,怎么可能被抽走。”

????禹明成半圣震撼,完全无法想象,这是一种怎样的手段。

????“完全能够做到,只是我等不知道怎么做而已,但毫无疑问,叶凡做到了,并且向我等示威。”

????“但是,我能想象到,施展此战技秘法,代价很大,被抽取者承受的痛苦很可怕,常人根本不可能忍耐下来。”

????“可是,此女坚持了下来,她是宁可冒着死去的危险,也不愿回归我禹皇一脉啊。”

????禹奇戎半圣苦涩道。

????三位半圣震惊,同样满口苦涩。

????这样一个孩子,天赋潜力太逆天了,还有这般意志和心性,可以想象,她日后的成就无法想象。

????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妖孽般的天才,曾经属于他们禹皇一脉,却活生生被折磨凌虐,逼得她九死一生都要抛弃这一身尊贵的血脉。

????这是何等的决心和痛恨?

????“这两家废物!”

????禹明成半圣咬牙切齿,恨不得将那两家人抓过来凌迟千年。

????“罢了,大势道理人心,都不在我等这边,败了也是必然。”

????禹奇戎半圣长叹。

????另一边,叶小曦却是心里乐开了怀,大大松了一口气,深深感觉,自己吃的苦没白费!

????……

????三天前,殇忽然开口说道:“何必那么麻烦,他们最大的倚仗,无非就是血脉,区区禹皇血脉而已,又不是不能拔除。”

????无它,叶小曦的资质,让它都按捺不住了,想为叶凡争取来一个未来的强大帮手。

????“拔除血脉?”

????叶凡心下一动,眉头却是紧紧皱了起来。

????“血脉能继承,能灌注到别的身躯,自然也能拔除。”

????殇冷笑道:“只是,她这血脉是本源,根深蒂固,想要拔除最是艰难,可能会九死一生,最主要还是她灵魂未恢复,只怕坚持不住,这种痛楚,绝非常人能忍受的。”

????“如此么?”

????叶凡皱着眉头,目光复杂地望着叶小曦。

????小家伙已经很悲惨了,如今又要承受这种常人无法承受之痛,他都有些不忍。

????“小曦,我这里有一门秘法战技,可以拔除你的禹皇血脉,那样他们就无话可说了。”

????“但是,这种痛楚绝非常人可以忍受的,与抽筋剃髓无异,九死一生,你是否愿意尝试?”

????“你愿意,我便尝试,必定想尽办法保住你,你若不愿意,我也会全力保住你,把你留下的。”

????叶凡最后决定,将这个选择交给叶小曦自己抉择。

????如果是寻常孩子,叶凡不会这么做,但小曦不同,她很早熟,有独立思考和分辨的能力。

????叶小曦只是呆了一下,而后便平静地笑了起来,笑颜灿烂,若神花绽放,惊艳了这一方天地:“我姓叶,名叫小曦。”

????“吼!”

????一旁,虚空螳皇低吼一声,神色冰冷地冲出府邸,冲出了禹皇城。

????那一刻,叶凡也呆住了,没有想到叶小曦会如此回答,简短却有力,声音平静而坚定。

????叶凡面上一愣,目光忽然柔和下来,如水一般,大手轻抚着叶小曦的小脑袋,轻声道:“总有一天,你会超越禹皇,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,让他们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……我保证!”

????……

????寂静过后,人群当中渐渐出现细微的议论声,而后逐渐变得嘈杂起来。

????“没想到啊,居然不是禹皇血脉。”

????“呵,你还真以为不是,这其中内幕和隐情大了去了。”

????“没错,正如禹芙蓉那个疯女人所说,世间虽大,但毁容能毁成一模一样的,根本不可能有,这就是禹琳琅那个女儿。”

????“啊?既然如此,为何半圣们不直接夺过来?”

????“你疯了不代表半圣疯了,叶凡身后可是紫凰宗,我等禹皇遗脉还招惹得起么?但是,此事总归要一个章程,因为双方都有所忌惮。”

????“这个章程就是证据!很遗憾,半圣们不能拿出证据来,或者说,都被叶凡毁灭,或掩盖了,半圣们不可能强来的。”

????“这就是双方都忌惮,妥协之下的结果啊,可恶,半圣们根本没有准备,一切都在叶凡掌控中。”

????“谁让他占据了主动权呢,禹琳琅二家的隐瞒,就是我们最大的劣势,叶凡处处占据先机,失败可以预见。”

????……

????议论声很多,也很乱,随着交流,许多糊里糊涂的人也逐渐明白了其中的种种交锋,只感觉在看神人在打架。

????这时,人群中忽然冲出两人,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上,不要命般狠狠磕起头来,撞地有声。

????“琳琳……不,小曦姑娘,我错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,还望你能宽宏大量,原谅我们。”

????“没错,这都是禹芙蓉那个女人教我们的,我们那时也还年幼无知,不知自己在做什么啊。”

????这二人,赫然是禹琳琅的二个儿子,天赋只在中等,却因为禹芙蓉的溺爱,享受的资源不比半圣世家差多少。

????可现在,他们居然这般没有骨气,直接出卖自己的母亲,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。

????很快,众人眼中便涌上浓浓的鄙夷和嫌恶,纷纷唾骂起来,不断口诛笔伐。

????四位半圣更是脸色难看。

????这里可还有外人啊,禹皇一脉,竟出了这样的怂包软骨头,让他们四个老家伙老脸涨红,只感觉一张老脸在今日全丢尽了,禹皇无穷岁月积累起来的祖神威名,尽毁这二个废物身上!

????然而,这二个怂包还兀自不知,又转过头来,痛哭流涕地向四位半圣磕头认罪道:“老祖,老祖啊,还请原谅我等那时年幼无知,都是禹芙蓉那女人教我等的,其实我等****都备受煎熬,每当入夜便无法入睡……最可恨的就是禹芙蓉那女人,她心如蛇蝎,心思最恶毒……”

????忽然,二个怂包发现周围的痛骂和议论声都消失了,神色古怪,带着无尽怜悯和幸灾乐祸,看向他们的身后。

????二个怂包仿佛想到了什么,动作僵硬地回过头,正好对上母亲那哀恸到极处,心伤到几乎迸出鲜血来的眼睛,她的脸上布满了不敢置信的神情,苍白的如同死人,没有丝毫血色,弥漫着丝丝死气。

????“孽子!我毙了你们!”

????禹琳琅痛吼,怒视二个逆子,怒到极点,眼角都瞪裂了,鲜血长流。

????“噗!”

????禹芙蓉猛地仰头,狂喷出一道浓郁的血色匹练,如同一轮血色弯月,横挂在虚空,凄艳到极点。

????堂内,叶凡淡漠地望着这副场景,举手掩住叶小曦的眼睛,口中冷冷吐出二个字:“可悲。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