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778.第778章 居然是你们!-神武觉醒 356bet注册_356bet hg0088点pr_356bet娱乐官

神武觉醒

778.第778章 居然是你们!

778.第778章 居然是你们!2017-11-11 8:33:13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此时此刻,天很蓝,云很淡,风很轻。

????与刚才梵海宗登场贺寿时的震惊喧嚣沸腾不同,此刻完全没有了任何人的声音,寂静的只剩下风声,落针可闻。

????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,感觉整个世家都在崩塌,仿佛末日降临了一般,人人瞪大了眼睛,望着场中那二道一削瘦,一窈窕的身影,感到万分不可思议。

????那些列位于西面的小势力代表,更是吓的三魂飞了两魂,眼神都呆滞的如同木偶,骇得魂飞魄散。

????然而,换做任何人都知道,寂静只是一时的。

????风雨降至,天地必以静!

????这份寂静持续了很久,又似乎很短,仿佛过去了千百年,又似乎只是几个呼吸……

????轰!

????气氛凝滞到某一刻,终于轰然爆发开来,偌大的演武广场内,喧嚣鼎沸,震动穹苍,漫天遍地风起云涌。

????这一刻,所有震撼骇然惊怒诧异……诸般负面情绪,在此时全部爆发,整个演武广场都沸腾摇颤着。

????“我的天!快告诉我,我是不是在梦里!”

????“他们这是想干嘛?吓死老子了。”

????“混账!这二人是在做什么?想死了不成?这是在挑衅紫凰宗!”

????“疯了!疯了!真疯了!居然敢送棺材!哈哈哈……”

????所有人都懵了,七嘴八舌,甚至爆出自家方言大骂,表达着自己的惊骇与震撼。

????由此可见,叶凡带来的这副棺材,给他们造成了多大的冲击,几乎与陨星撞击神武大陆无异了。

????这可是紫凰宗啊,人族九大势力之一,七大宗门之一的紫凰宗啊。

????今日还是宗主谷陆第一次举办大寿,各方来贺,花团锦簇,鼎盛如潮,居然有人敢在这种时刻开这种玩笑,找死!

????不说那些中小势力,连武圣世家,各大宗门等,都吓了一大跳,各武圣世家青年一代险些没吓晕过去。

????他们从来没想到过,有一天会在紫凰宗的地盘上,核心之地上,发生这样的事情,仿佛老天在开玩笑一般。

????可是,这玩笑太吓人了,有的武圣世家子弟身躯都在微微颤抖。

????这是万载不灭,始终鼎盛的紫凰宗啊,连他们武圣世家都只能仰望的存在,居然有人敢如此挑衅!

????什么是人族顶尖势力?什么是七大宗?

????那就是,有神灵传承,出过众多圣尊!

????如此,才称得上超越武圣世家的顶尖势力!

????如果说,武圣世家仅诞生过一二位武圣,大多数都未必有武圣在星空随时庇佑世家后裔。

????那么,九大势力一定有,随时随刻拥有武圣庇护,而且从来不绝!

????因此,曾经或许有武圣世家遭人挑衅,但绝不会有人胆敢挑衅人族九大顶尖势力!

????哪怕是武圣之尊,也绝对不敢去挑战一个宗门!

????这就是人族九大势力,七大宗门的威势!

????然而,今天他们都看到了什么?

????居然有人敢在紫凰宗宗主大寿之日,献上一副棺材!

????这是何等的胆大包天,何等的不知死活,何等的疯狂。

????至少,别说武圣世家,就是其他八大势力,也是想都不敢想。

????无需多想,那样必定挑起人族二个顶级大势力的大战,倾尽底蕴,生死搏杀都不是不可能。

????这样的事,谁敢做?

????这样分裂人族的罪孽,谁敢背?

????但是,此时此际,这样一幅画面,活生生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,轻易打碎了他们的世界观,把所有人都吓了个半死。

????“混混蛋!这个混蛋!他在干什么?他怎么敢这么做。”

????菊千昙整张面皮都在抽搐,目眦欲裂,脸色惨白的如同死人,眼神都晦暗了几分。

????他是莫名的真心怕了。

????生怕被叶凡连累,更多是被吓的。

????他发誓,他只是想给叶凡一个教训,才会请谷清池来教训叶凡,至于这个教训多惨烈,都不是他能管的,也不会去管,反而会感到几分快意。

????可是,他决然没想到,叶凡和谷心月如此疯狂,居然敢掏出一副棺材。

????这已经与得罪无关了,这是在挑衅紫凰宗,在找死。

????“他们他们……”

????周莹莹一张美艳娇俏的脸庞也是惨白无比,被这一副棺材惊的魂飞魄散,差点尖叫起来。

????但反应过来后,周莹莹脸色当即扭曲起来,低声诅咒道:“自己找死!这下你们绝对死无葬身之地了!自寻死路!”

????她和谷心月叶凡其实没有多少仇恨,都是一些小过节和小怨气,都是自己的嫉妒和叶凡谷心月的无视引发的,一次二次没什么,可积累下来,却是在她心中扎根了,上升到仇恨的程度。

????在最后面,黑压压一片的西面众多散武修酒席中,一个昂藏却苍老的身影怔怔地望着场内那二道身影。

????别人认不出这二道身影,他怎么会认不出。

????他正是凌洪大卿,沧蓝国当今皇室辈分最高之人。

????当年叶凡挽狂澜于既倒,扶大厦之将倾,可以说拯救了沧蓝国皇室,他对叶凡自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。

????叶凡的离开,他还惋惜了一段时间。

????万万没想到,时隔多年,再次见到,居然是在这种场合,这种……惊天动地的场合下。

????“唉!”

????怔愣良久,凌洪大卿神色复杂地重重一叹。

????他感激叶凡,也看重叶凡,更惋惜叶凡。

????可是,此时此刻,他什么都做不了,也不能做,否则将引火烧身,毁了沧蓝国。

????叶凡做出这样的事情,紫凰宗宗主谷陆岂能善罢甘休,他若不自量力,一定会被殃及池鱼,引来紫凰宗怒火,发兵直驱沧蓝国,血杀三万里,毁城灭国是弹指之间。

????此刻。

????紫凰宗席位上,众多高层嫡系宗族之人等,也都纷纷狂怒而起,桌子都震碎了数十张。

????仿佛响应紫凰宗高层,演武广场周遭警戒的执法队武者轰然举起玄器,体内气血滚滚奔涌激荡,元气浩荡十方,搅动的这片天地风云变色,煞气滔天而起。

????这些执法队强者,都是从生死边缘挣扎出来,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角色,每一个都沾满鲜血,煞气恐怖无边,此刻一动,大地都仿佛在摇颤,如龙蛇起陆,如大地狂怒。

????紫凰宗众多宗族之中,谷幽云和谷清池相视一眼,眼中都是露出满满的笑意。

????原本他们还发愁,若是黑水湾那边传来消息,叶凡是真正的使者,他们总归不好下手。

????现在好了,此人自寻死路,谁也救不了他。

????黑水湾众皇又如何?惹怒了紫凰宗,一样推平!

????而在前列高层之中,大长老谷淳伯赫然在列。

????他也是万分愕然地看着叶凡和谷心月,嘴角抽搐几下,强忍笑意,忍的面皮和小腹都几乎抽筋了。

????他也万万没想到啊,叶凡和谷心月竟然会以这种方式登场,太出人意料了。

????“恐怕……谷陆已经快气炸了吧。”

????大长老不怀好意地想道,抬眼瞥了一下一旁的谷陆。

????然而,谷陆只是脸色赤红交错了一瞬,面色便恢复了平静,只是眼神前所未有的阴沉,带着一丝凛冽无匹的杀机!

????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谷陆平静地举起酒杯,轻抿了一口五阶宝酒,脸上再次闪过一抹红色,随后轻轻放下了酒杯。

????紫凰宗戒律森严,他不下令,没人敢动。

????“宗主,此人如此胆大妄为,罪不可恕,立刻将其拿下吧?”

????“没错,此人此举,不仅仅是在挑衅宗主您,更是在挑衅紫凰宗!”

????“宗主,请您下令,我等立刻将这二个胆大包天的小贼抓起来,折磨一辈子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????谷陆没有什么反应,周遭的高层却是按耐不住了,目眦欲裂,大吼着,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。

????他们都是谷陆的心腹,或是投靠后者的宗族,有的是真的被激怒了,怒不可遏,有的则是装模作样,一时间,席位上喧嚣沸腾,叶凡和谷心月被群起而攻。

????然而,谷陆依旧悠悠然,云淡风轻地摆了摆手,说道:“不急,二个小武王,在紫凰宗门内,还能上天入地不成?上天入地也逃不掉,如何处置本宗不管,等一下交给你们就是。”

????此话一出,众多宗族族主才愤然坐下,用刀子一般冰冷而锋利的目光狠狠刮着叶凡和谷心月。

????大长老见状,目中精光一闪,心中不禁暗叹:“谷陆此人太可怕了,这种反应,这种城府,无怪他有如此野心,甚至即将成功。”

????换做一般人,哪怕帝皇,遇到这样的事情,第一件事肯定也是先拿下人再说。

????而谷陆呢?

????居然能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,如此心平气和,云淡风轻,实是枭雄人物。

????要知道,这可是他的第一次大寿。

????谷陆此刻,连目光也都平静下来,神情肃然,不失一宗之主的威仪,昂然开口道:“本宗很是好奇,说吧,你们是谁派来恶心本宗的?两条小鱼,也想做什么不成?”

????“这副棺材,是我与夫人一同送给你的。代表我们二人的小小心意,不成敬意,还请谷大宗主收下。”

????叶凡负手而立,一袭青衫猎猎狂舞,目光深邃而冰冷,如同亿万里星空。

????谷陆神情一凝,定定地打量叶凡和谷心月半晌,看向谷心月时,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愈发浓烈了,让他有种不妙的感觉。

????良久,谷陆蓦地笑了,轻笑一声,轻轻抬掌拍下。

????霎时间,天地元气陡然凝聚,五彩缤纷,绚烂夺目,化作一只磨盘大的火焰手掌,轰然拍落下来,将棺材拍的粉碎,粉尘激荡飞扬。

????“好了,寿礼我收下了。”

????谷陆甩袖收在背后,说道:“想来你们的身份来历也是伪造的了,黑水湾众皇不可能这么蠢。说吧,你们到底是谁?我谷陆不杀无名之辈。”

????“你们本无资格让我知道名字,但看在你们如此胆大的份上,我破例记住你们,你们应该感到荣幸。”

????从棺材取出那一刻起,谷陆所有神色与举动,都落在无数人眼中,其言语神色举动等,无不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神。

????此人,是真正的枭雄人物!

????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陡然破空而来,速度迅疾无匹,如流星赶月,飞快落在东面席位上,脸色难看,神情无比复杂,有震怒,有惊惶,有骇然……

????这人快步来到谷陆身旁,递上了一封薄薄的信笺。

????谷陆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,暗怪此人不懂事,这时候过来干什么,又不好在这时责怪什么。

????可突然想起前些日子自己吩咐其做的事,忍不住心下一突,双指夹着信笺,轻轻一震,信封便化作了飞灰,只剩信纸在手中。

????只是一眼,谷陆眉毛便猛然抽搐了一下,眼睛瞪大,目眦欲裂,而瞳孔,却收缩如针孔般大,就连夹住信纸的二指,也是轻轻抖了一下。

????“噗!”

????一束似毫无温度的紫焰腾起,将信纸瞬间化作飞灰,谷陆声音如同万年玄冰,目光阴沉,杀机在这一刻磅礴喷涌,如一柄通天彻地的神剑,直欲搅碎天穹。

????“居然是你们!”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